第六十二章 种植园的生活-旧书签
<output class="rhlc"></output>
总裁文学网 > 门阀掘墓人 > 第六十二章 种植园的生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二章 种植园的生活

        赛亚醒来后的第七天,落日森林茂密的树林已经开始变得稀疏,终日不见阳光的森林已经开始有光线透射进来。
       赛亚根据老一辈人的经验知道他们这一行人快要离开落日山脉了。
       “赛亚,让你同胞走快一点,如果今天落日之前没有走出这片树林,那你的母亲和弟妹就没有吃的。”
       赛亚看着眼前这个精壮的人类男子,他就是当天一脚就把自己制服的男人,他很强大,他会一种老族长口里说的叫做武功的东西。
       赛亚不敢去违反这个人类的命令,因为上一个违反他命令的人全家都已经埋在了腐烂的泥土里。
       那个哈桑已经离开了队伍,可能又去寻找新的部落了。
       赛亚听得懂人类的语言,所以他现在是这群兽人的临时翻译和领队,这样他和他的家人会多分几块馒头。
       赛亚在这群人类的交谈中知道,他们将要被贩卖到一个叫龙城的地方,他们现在就是老族长口里的奴隶。
       至于老族长,三天前就已经消失了,赛亚不敢去多想,就算当时老族长已经顺利逃跑了,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保护好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妹妹们。
       “大家快一点吧,要是天黑前没有走出森林,我们都没饭吃。”赛亚大声地对着队伍里喊着。
       “赛亚,你这么快就成了人类的帮凶了吗?山神会惩罚你们全家的。”一个声音响起,那是昔日里他最好的伙伴,现在却用仇恨的眼神看着自己。
       赛亚内心很煎熬,但是他必须执行那个人类的命令,他比这些知道那个人的手段有多么地恐怖。
       “达姆,你闭嘴,你信不信晚饭的时候你只能在旁边干咽口水。”赛亚威胁道。
       赛亚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只有威胁才能让他们走得快一点,要不然天黑以后,族人们会吃更多的苦。
       昔日的族人们加快了步伐,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别的兽族的人,林林总总大概二百人。
       威胁和恐惧是人类最大的动力,赛亚这群人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终于走出了落日森林。
       赛亚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美丽的景色,一望无际的草原,碧蓝清澈的天空,还有远处升起袅袅炊烟的村落,那就是传说中人类的部落吧。
       他们被集中在村子中间的空地上,那个人类还是用了老办法,把赛亚的母亲和弟妹们单独地关押起来,和他一样的还有十几个人。
       那个人类说,如果第二天这群人少了一个,就杀了他们的亲人。
       赛亚非常恶毒地骂了一句兽语,那个男的似乎能听得懂,但是好像无所谓,耸耸肩,走了。
       赛亚承认这个男人的成功抓住他们的软肋,在亲人的生命和族人的命运面前他选择了前者。
       第二天赛亚的族人就被陆陆续续上了马车被送走了,大约有二十名兽人留了下来其中就包括赛亚和他的家人。
       在回去的路上那个男人第一次和他进行了交流。
       他第一次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吴达。
       吴达告诉他,他和他的家人不会被送去龙城的奴隶市场拍卖,他会被送去一个叫巴哈木的地方,那里将是他以后要呆的地方。
       赛亚感觉到这个叫吴达的人类很喜欢自己,在去往那个叫巴哈木的路上和自己聊了很多,从人类的崛起到兽族的衰败,这个男人好像无所不知,天文地理,人文知识我所不知。
       赛亚慢慢地放下了对吴达的戒心,开始像一个海绵不停地吸收着吴达口中讲述的各种知识。
       路上的时间很漫长但是好像也很短暂,在赛亚感觉中好像自己被抓就在昨天发生的事。
       就在赛亚不停地学习的过程中他们已经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吴家的种植园。
       一片望不到边的农田前,农田里长着白色软绵绵的花,后来他知道这个花叫做棉花。
       吴达告诉他,这里是吴老爷的棉花种植园,以后他就是这片棉花地里所有兽人奴隶的监工,他的工作就是负责让这些奴隶每人每天采摘够250斤的棉花。
       赛亚知道斤是什么意思,因为吴达在路上教过他,至于如何管理这些奴隶,吴达也教过他,他终于知道吴达为什么会留下他,因为他足够的聪明且有把柄在他手里。
       赛亚就这样开始了奴隶监工身份的生活,他每日的工作就是早上催促那些族人们起床劳作,在落日的时候清点他们一天劳作的成果。
       他很卖力地工作,慢慢地他和他母亲和弟妹的生活环境有了改变,从几十人的房子里搬到了一个单独的屋子里。
       他们偶尔还能吃上吴达让人送过来的精美糕点,还有鱼肉。
       有时候赛亚感觉这样的生活比在落日森林里要好,不用担心夜晚会有野兽袭击部落,不用担心第二天打猎能不能有收获,家里人会不会挨饿,更不用担心冬天是否有足够的食物过冬,这里好像都有。
       他开始觉得过得很滋润,也很享受。
       有一天,一个赛亚不认识的胖子黑着脸进来了,怒斥着他收上来的棉花数量为什么比前天少了100斤,赛亚觉的很委屈,五十多人一天收上来12000斤棉花,少了100斤不是什么大事。
       这个男人是他们庄园新的管事,他集中了所有的奴隶告诉他们,每人每天必须摘够300斤的棉花,负责晚上没有晚饭,而且摘的最少的人将要受到惩罚。
       赛亚看着今天摘得最少的那个中年兽人被吊在树上被抽得死去活来,血肉模糊。
       赛亚上去试着对着那个男人说了几句求情的话,那个男人冷冷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吴达比较赏识你,但是现在这里我做主,你在多说一句,你的母亲明天也去田里摘棉花。”
       赛亚屈服了,为了继续维持他现在生活,他变成了吴达曾经给他说的走狗。
       新来的管事行事越来越暴力,动不动就体罚和饿饭,曾经有兽人试着反抗,但是迎来的却是更大的报复。
       赛亚开始变得麻木,也变得慢慢地冷血,管事不停地拿着他的亲人来威胁自己,而且有意无意地又在他们中间扶持了几个和他一样的小头目,让他们形成了竞争关系。
       那些新扶持的小头目在得到权利后立马变得面目可憎,以前一样下地劳作的他们现在变本加厉地欺负起自己的族人。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四年过去了,这一天赛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他听到了自己最大的妹妹塞塞丽的尖叫和哭泣。
       赛亚不用想就知道发什么了什么,那是因为自己的妹妹今年16岁了。长得非常漂亮,他一直在防范着那几个小头目。
       现在他听到了一个小头目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赛赛丽,今天大管事告诉我,我以后就是大头目了,你哥哥以后归我管了。”
       赛亚拿起了院子里放在一边的劈柴的斧子,赤红着眼睛冲了进去。
       他进去得还是晚了,或者说回来得晚了,妹妹已经衣衫不整地蜷缩在角落,那个小头目正在提着裤子,看到赛亚进来,却一点也不慌张。
       “赛亚,大管事说了,以后我就是大头目了,你把你手里的工作交给我,你去管我的小队。”
       那个小头目看赛亚没有反应,那赤红的牛眼微微凸起,喉结涌动,手里拿着的斧子在微微颤抖。
       小头目有些不屑,管事说过赛亚这个兽人能力很强就是心太软了,而且他的亲人就是软肋。
       管事让他大胆地干,赛亚不敢那你怎么样。
       小头目冷笑一声,“赛亚,你妹妹以后我就收下了,你也算我姐夫,以后我罩着你。”
       这话说完还是死寂一片的沉默,只有妹妹的哭声回响在屋子内。
       赛亚现在眼前只有妹妹的无助的哭声和这个丑陋的猪头人哼哧哼哧的笑声。
       赛亚一个箭步上前,斧子狠狠地对着猪头人脖颈挥了下去,鲜血如注,猪头人小头目捂着脖子,吃惊地看着赛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场景发生的太快了,快到了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赛亚这些年狩猎的本能并没有忘记,可以说在这里足够的食物让他的身体反应速度更快,力气更大。
       猪头人慢慢地瘫软了身子,无力的倒下,直到死的那一刻他都想不明白,一向软弱善良的赛亚能杀了自己。
       妹妹的尖叫声把失去理智的赛亚惊醒了过来,他看着手里还滴着血的柴刀,还有躺在血泊里的猪头人,他知道自己惹祸了。
       赛亚连夜就带着母亲的弟弟妹妹跑了,他知道不跑等待着他们的不是死亡,而是比死亡更恐怖的奴隶生活,比现在这些奴隶还不如的地狱生活。
       因为他从吴达那里知道一件事,犯事的奴隶的下场。
       年纪小的会被送去当菜兽,就是被当作食物被送上人类的餐座,大一点的会被送去斗兽场,哪里九死一生。至于老的,那只会被秘密地杀掉。
       赛亚的逃跑注定是失败地,他们离开庄园没有跑出十里地就被气势汹汹的家丁骑着马围住了,然后就像被猎物一样五花大绑地抓回来庄园。
       他已经被吊在树上整整被抽了三天了,弟弟妹妹和母亲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此时已经绝望了。
       他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没有了凶神恶煞的家丁,也没有了围观看热闹的小头目们,周围冷冷清清。
       就在这时赛亚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就是赛亚?”
       赛亚努力的睁开那已经肿的老高的眼皮,他看见一个长相极为标志的兽人,是猫族少年。
       他穿着人类才能穿着的黑色衣服,头上还带着一顶帽子,要不是背后的尾巴暴露出他的种族,他以为这是一个长相俊美的人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ujiutang.com。

一地实行全市静态管理,游客在酒店就地静默。
多措并举为国庆佳节保驾护航。
虞城换流站项目调试正酣江苏省送变电员工在岗过国庆。
过个绿色低碳假期。
云南昆明、勐海等地公布新增阳性感染者活动轨迹。
/修真很轻松/小猪会上天/我的灵兽能返祖/哼歌捡破烂/这次我选择了正确的世界/独奏呦。
/笑探风云/废柴二叔/终末使徒/两个木头/入梦者之特种兵痛打鲛人/你家的狸花。
/光之小镇/星月煌煌/至尊战神/月落歌不落尤其是电子式的书写错误的方式较多,乌老师都一一拍照展示。
经区教委委托的专业检测部门来检测验收后,该项目整体结束。
在家长会上,各班先播放了特制视频(有关育才校区生活),门阀掘墓人各班班主任、任课老师就本学期开学以来的学校工作、班级活动及学生的在校表现,向与会家长做了详细地汇报,并分析了各次考试的成绩和学生在学习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给予了家长具体的有针对性的家庭教育建议,门阀掘墓人也就家长应如何更好地配合学校做好孩子们的教育工作交流了看法。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